網站首頁 > 研究論述 > 橫向思維

橫向思維:你能確定自己是真實活著的嗎

發布時間:2019-02-25 16:26:48 瀏覽次數:384



在上一篇有關訓練橫向思維的立體思考能力一文中,我提出了一個人要善跳出傳統的世界觀,進入到宇宙的高度來看待我們的世界,這就是宇宙觀的思考習慣形成,這無論對于我們駕馭橫向思維創新技能,還是解決日常生活中遭遇的各種難題,都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葵花寶典”版的絕世神功。

 

在宇宙觀與世界觀那個文章中,我提到了哲學的兩大流派,即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這兩大學說都有各自的主張。唯物主義認為,無論你看到還是沒看到,物質本身都是客觀存在的。就像你家客廳里的一套沙發,你離開家了,看不到它,但它依然擺放在你家的客廳里,不會因為你不在客廳里了,沙發就不存在了。

 

但唯心主義卻不認同,他們認為,所有的物質,你在你看見了,它們才存在,你看不見它們,他們就不存在。就像客廳里的沙發,你在你看見了,沙發就存在,你離開了,看不見沙發了,作為物質的沙發就不存在,如果非要說存在,它只是存在于你的記憶中。

 

在學生時代,這兩種說法都深深地影響了我。有一段時間,我沉迷于對哲學的思考,一會而唯物主義,一會兒又用唯心主義的那一套來重新理解世界和我所掌握的全部知識。這直接導致我的思維有點恍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具體到哪一個城市的那一個房間,是白天還是夜晚?我是不是活著?

 

1998年我從上海南下深圳,我辦理好深圳的臨時租住手續,然后一個人坐在這個狹小的出租屋里,又開始胡思亂想。我在想,上海是我出生的老家,我的老母親,我的哥哥姐姐外甥侄女,他們都在上海老家。但是,現在我在深圳的一間出租屋里,上海這個城市到底存在不存在?我的親人們呢?他們真的存在這個世界嗎?我想是的,只要我撥通電話,我就能聽到他們的聲音,證明他們的存在。

 

但是,我能看見他們嗎?如果想要看見真實的親人,那我需要花上幾個小時的時間,我可以乘坐飛機,利用時間,我就可以飛到上海老家,見證親人們的存在。但是,又一個問題來了,我從深圳飛到了上海,那么深圳,真的存在嗎?也許存在,但只存在于我的記憶中。

 

我開始做營銷策劃,一直在全國各地,天南地北的出差奔跑,一會兒是食品行業,一會兒又進入了電器行業或保健品行業。有時候直接從深圳飛到北京或者其它什么城市,有時候又從北京或者鄭州,飛到了廈門或者哈爾濱。

 

可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我始終在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中轉換。有一段時間,我一直努力搜索著大腦里隱隱約約漂浮著的各種記憶,我先是記得我從上海飛到了深圳,在深圳做這一份營銷策劃職業,然后又從深圳飛到了北京或哈爾濱,接著好像有一個客戶朋友的車把我接送到了一家酒店,我不確定是不是就是我現在所處的酒店?

 

我不去想象上海是一個什么的城市?有我多少熟悉的人?而是不斷地在大腦里詢問自己:上海這座城市究竟是不是真實的存在?如果是,那么它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見一絲一毫的熟悉景象?我身處于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譬如北京,譬如鄭州,又譬如哈爾濱。

 

那么深圳呢,深圳這個特區城市,這個我為之奮斗了十多年的城市,是不是也像上海一樣,只存在我的記憶之中?當我遠離深圳,在江西宜春,服務上味世家醬鹵食品企業,我走在宜春的街頭,甚至走在宜春工業區安靜的水泥馬路上的時候。

 

我知道記憶就是一種潛意識,當我努力回想起它的時候,潛意識就變成了主觀意識!如果我曾經生活或工作過的城市,譬如上海,譬如深圳,當我遠離它們的時候,它們只是以記憶的方式,存在在我的大腦里。我也可以認為,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這兩座城市?或者,除非我能夠同時真實地走進它們,與它們融為一體!

 

但這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同時與兩座不同的城市真實地接觸與融合,我只能今天在深圳,明天在上海,或者后天再去北京。我相信一個事實,當我走進深圳的時候,意味著我失去了上海,同樣,當我抵達北京的時候,深圳也僅僅成為了一個記憶,存在于我大腦的意識中。

 

也就是說,無論是深圳還是上海,當我身處北京的時候,其實它們這兩個城市都是不存在的,如果非要說它們是存在的,也只能存在于我的意識中,但必須是當我想起它們的時候,如果不想,這兩座城市等同于不存在。

 

我想起去世很多年的父母。他們去世了,說明不與我同在一個時空,但他們確實存在過,否則我從哪里來?又為什么我的記憶里一直有他們的影像,甚至在夢里還能聽到他們對著我說的話呢?但如果真的存在,我卻看不見他們,除非時間倒退回去幾十年……

 

但我相信,他們依然存在于我的意識中,就像上海和深圳,當我不在那里的時候,它們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作為記憶,存在于我的意識中,如同我的父母!當我不想他們的時候,他們并不存在,只是隱藏于我的記憶深處,某一天,當我想起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會出現在我的大腦里!

 

這么一想,我又被自己驚醒。現在我結婚了,有了一個美麗的妻子,我喜歡粘著她,逗她笑,享受她的快樂,我享受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甚至每一秒。我知道我們的愛情是真實存在的,我的愛人也是真實存在的,我能看見她,撫摸她,聽見她的笑聲……

 

但是,我依然要出差。出差在外地的時候,譬如長春,譬如武漢。而她待在深圳,幫我管理著公司。但是,我的愛人,她又像上海和深圳一樣,只存在于我的意識中。我非常恐懼,所以只能用微信和電話,時常與她保持聯系,以證實她的存在,只是暫時不在同一個空間。

 

如果我想她,就能證實她的存在,那么,當我與客戶交流,當我在培訓課堂上,我全情投入工作的時候,那個時候我的意識中沒有她,那就說明,當我與客戶交流,當我在上課的時候,我的愛人暫時是不存在的……

 

這真令我恐怖。我死了好多年的父母,他們也有時會出現在我的意識中(有時候是潛意識的夢中),唯心的說法,他們沒有死,而是以一種記憶的方式,存在于我的意識中,只要我想,他們就是活著的。只是我無法真實觸摸到他們。

 

只有時間,才能證明物質的存在。無論是我的已故父母,還是上海深圳等我生活過的城市,當只能用記憶證實他們的存在時,唯心的說法,他們其實是不存在的,除非我在。

 

所以,當我身處其它城市的時候,當我與愛人相隔兩地的時候,我始終手機不離身。哪怕與客戶交流,我都開著與她的微信交流界面,我想鏈接著我們的存在,盡管這只是存在于意識中的。但我知道,只要幾個小時,或者一天兩天的時間,我又能飛回她的身邊,撫摸她,感覺她,在同一時空里愛著,擁有對方。

 

所以我討厭分開,無論出差去哪里,我都把她帶在身邊。我必須保持與她在同一時空,否則,我會害怕,害怕短暫的分別,造成物質上的消失,只能在意識中存在,在意識中感知她、愛著她……

 

我神經錯亂,我胡思亂想,只是想證實我的存在:我是活著的,我的思想是存在的,我的愛情也是存在的。我,沈坤,一個營銷策劃人,一個正在探索橫向思維創新方法的實踐者,就像現在,我在電腦前敲打鍵盤,我看到了我在稿紙中的電子文檔。

 

但我寫完,我關閉電腦,這個文章在哪里?你能摸的著它嗎?它真的存在嗎?你能告訴我嗎?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大小单双推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