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研究論述 > 網友投稿

德隆重生記1:故事大王與掏錢能手

發布時間:2019-06-18 17:08:45 瀏覽次數:255



(原標題:德隆重生記:故事大王與掏錢能手——《德奧通航篇》)

2012年,斯太爾的故事順利開局。

隨后,德隆舊部已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迫不及待地要在更多地方施展拳腳了。

于是,2013年,一家叫伊立浦(即德奧通航)的上市公司走入了大眾的視野……

1

被嫌棄的小家電

伊立浦最早成立于1993年,2008年上市。

2013年之前,這家公司主要做小家電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產品包括電飯鍋、電蒸汽熨斗、電磁爐等, 80%-90%業務以出口為主。

當時,伊立浦在小家電領域做得還算不錯,尤其出口方面,與美的、九陽等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小家電領域競爭太激烈了,伊立浦的業績總是不溫不火,規模不上不下,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存在感那是相當的低。

或許是大股東們厭倦了做實業的艱辛,又或許是看到別家上市公司一個個并購重組賺得缽滿盆滿心生羨慕。他們越來越無心經營。總惦記著將手里的股權套現,快速走上發家致富的道路。

就在此時,德隆舊部們已在斯太爾初戰告捷,正雄心勃勃地要開疆拓土,試水更多上市公司。為此, 2013年專門成立了梧桐翔宇投資有限公司,充當德隆系對外投資的急先鋒。

梧桐翔宇的實控方是梧桐資本集團子公司梧桐投資。梧桐投資持有梧桐翔宇25%股權,且擁有52.5%的表決權。此外,梧桐翔宇還有幾位自然人股東:王舸微持股29.25%,付幸朝持股23.75%,朱曉紅持股16.88%。其中,朱曉紅的名字已是第N次出現在德隆系控制的上市公司股東名單中(如斯太爾篇中提及的博盈投資),其核心地位可見一斑。不過據最新的公開資料顯示,朱曉紅已處于破產狀態,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并被警方多次調查。只是不知當初風頭正勁之時可曾預料到今天的落魄,而未來還會滑向何等深淵,還有待德隆系大戲的落幕。

資料顯示,梧桐投資的股東有三家:上海長燊投資公司(持股40%)由張佳運執掌;多尼爾投資北京公司(持股20%),法人代表為梧桐資本執行董事樓敘真,公司總裁為向宏。 另一股東是北京正和興業投資管理公司(持股40%),而該公司持股德隆舊部王世渝旗下北京安控投資有限公司。


正所謂“郎有情妾有意”。伊立浦很快就獲得了德隆老爺的垂青。

2013年6月,梧桐翔宇以3.08億元受讓伊立浦3846.34萬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4.66%。伊立浦實際控制人由原第一大股東簡偉文變更為張佳運。簡偉文仍剩余20%左右的股權沒有賣出,為公司第二大股東。

張佳運是梧桐資本集團董事長劉長樂的女婿。從公告信息來看,入主伊立浦似是劉長樂家族的運作。但從股權結構來看,無論是梧桐資本集團、子公司梧桐投資、孫公司梧桐翔宇都與德隆系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頃刻間,本來還是平凡無奇的“小家碧玉”,轉身就變成了萬人矚目的“靚女明星”。資本市場里的故事,就是這么魔幻而神奇!

2

故事大王出場

更神奇的還在后面。既然伊立浦的主人變成了德隆舊部,接下來就到了說故事的時間了。要說這A股里誰最會講故事?德隆們可是數一數二的故事大王啊!

雙主業并行——“電飯煲里造飛機”

那邊剛收購完伊立浦,德隆系的新任高管們還沒在公司站穩腳跟,這邊就急切而高調地宣布了“通用航空項目五年戰略規劃”,宣稱要至2018年在最安全的民用共軸直升機、無人機領域成為全球的制造商。實際上,就是要推行小家電+通航雙主業戰略。

這可讓“沒見過世面”的伊立浦猶豫了,造飛機這是多么高大上的事情啊!賣電飯煲倒是還行,可造飛機那得需要很多資金和技術的投入,能行嗎?

德隆老爺告訴伊立浦,別看你只是個賣電飯煲的,可千萬別小瞧了自己。現在國家提倡什么?就是高新技術產業,尤其是航空領域。我們造飛機,那可是非常符合發展潮流的。另外沒有資金怕什么?我們可以融資啊!沒有技術怕什么?我們可以收購啊!國內外這種造飛機的公司多了去了。我們多收購幾家放著。人多力量大嘛,人心齊泰山移嘛!到時候還怕造不出飛機來!

好吧,那說干就干吧!

在梧桐翔宇的主導下,伊立浦開始投資共軸雙旋翼直升機、無人機等產品,跨界通用航空業務領域,并改名德奧通航。

2013年起,德奧通航在歐洲收購了Hirth、Mesa、XtremeAir、Rotorfly、RSG、ASE等公司。

在國內,先后在江蘇、湖南等地與當地企業簽署了數十億的通航投資項目,設立子公司近十家。2016年上半年,在江蘇溧陽、南通,分別投入10億和50億元的通航項目。2017年先后與出資6000萬受讓卡拉卡爾10%股權、增資無錫漢和18%股權、并宣布與株洲國投、湖南大康設立合資公司、向北京中天易觀增資等。

一時間,德奧通航的航天事業發展的如火如荼。當然了,那股價也是像坐了飛機似的,蹭蹭上漲。看樣,這講故事還是很有用的,至少韭菜們都入戲了。

收購珍愛網——“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單相思”

造飛機的故事一連講了三四年,講到最后觀眾們都有些聽膩歪了。必須趕快找個新鮮故事才行。而且,新故事的原型必須也在高新產業里找,還得是近期熱門的,這才能充分調動起觀眾的熱情啊!

說來也巧,號稱國內婚戀網站前三名(其實是就快被擠出去的第三名)的珍愛網,據傳正在在謀劃上市。而且,據其財報顯示,珍愛網的業績不錯。業務方向又是那么接地氣,韭菜們一聽就懂。

于是德奧通航著手聯姻珍愛網了。但按照慣例,還是得先講個故事。德奧通航煞有介事地表示,準備對珍愛網超過1億實名注冊用戶進行分析,為公司的電器業務和通航業務鎖定客戶。這故事編得是挺與時俱進的,連大數據的概念都聯系上了!

隨后,德奧通航公布了重大資產購買預案:德奧通航的子公司前海伊立浦將作為GP專門募資設立一只基金(暫定為“德奧珍愛”),并聯合其他投資方共同向珍愛網投資20億元。珍愛網將上述投資款及自有資金2.77億元,合計22.77億元用于收購珍愛深圳100%股權,同時該筆股權轉讓款作為支付VIE架構的拆除對價。珍愛網整體股權作價27.4億元,其51%股權作價13.974億元。交易后,德奧珍愛持有珍愛網51%的股權,公司通過德奧珍愛間接控制珍愛網。

設想是很美妙的,通過一系列操作,“類借殼”給珍愛網,然后套現走人,兩全其美。

不過,后來珍愛網不干了,主要是它的股東認為德奧通航不太靠譜。但是,拒絕德奧通航沒幾天,珍愛網就把自己賣給了太盟投資集團……

一場熱戀最后變成了單相思。這個故事還沒開始,就已然結束了。

德奧通航后來在公告里承諾:自今日起至少一個月內不再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可是觀眾們猜猜,愛講故事的它能忍耐多久?

收購無人機——“玩不轉大飛機,無人機可還行?”

事實上,德奧通航早就醞釀好了一個新的故事,已迫不及待要向觀眾“宣講”。

2017年10月底德奧通航就盯上了一家生產無人機的公司——科比特。這家公司也是賬面看起來十分漂亮,盈利能力不俗。只是奇怪的是,它的公司主頁上竟然沒有幾款產品。

不過故事大王并不在乎這些,只要賬面看起來OK就好了。更何況當時大疆在市場上那么受追捧,無人機概念一時風頭正勁。不在此時講個無人機的故事,怎么對得起廣大觀眾!

德奧通航馬上宣布,根據發展戰略需要,有意通過對科比特增資的形式獲得科比特的股權,雙方已經簽署對外投資協議。

不久后,德奧通航就被珍愛網拒絕了。然后,在其承諾不籌劃重組事項的一個月后,德奧通航急匆匆再次拋出停牌申請公告,干脆著手對科比特100%股權的收購。

其間,德奧通航還遇到了多項資金麻煩,不過,它仍堅持聲稱正在推進對科比特的收購。只是自宣布收購以來,德奧通航一直未對外詳細披露科比特的收購草案。

2018年7月24日,德奧通航一紙公告宣布了終止收購科比特的決定,原因是科比特去年虧損,業績不符合預期;其次,科比特的個別股東對交易方案存在異議。

原因倒是冠冕堂皇,可德奧通航畢竟為收購準備了半年多,這字里行間怎么就透露出一股無奈和不甘呢?

3

圈錢邏輯

故事講得好,韭菜少不了

故事大王講了那么多故事,你以為是白講的嗎?可沒那么便宜的事情!

德隆系的目標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將財富雪球越滾越大,重現當年德隆帝國的榮耀。

梧桐翔宇在收購德奧通航的時候只出具了部分自有資金,更多的資金其實是通過杠桿實現的。通過杠桿資金換取股權,拿到手里的只是一只有可能會下金蛋的雞。至于是否下得了金蛋,還需要養雞人好好培養。

第一步,就是得把股價炒起來

股價越高,不僅套現賺的多,拿去質押也能籌到更多現金。德奧通航的雙主業計劃就為早期股價上漲立下了汗馬功勞。2013年初,德奧通航的股價為8元左右,在2014年初已經實現翻倍,到了2014年下半年,更是狂飆至近48元。在2015年公司股價經歷連續暴力拉升后,一次次刷新股價最高紀錄,并在2015年5月27日創下了147.81元的高股價。

為了繼續炒高股價,德奧通航發起了多項對外收購和多起對外合作。因為這些項目需要資金支持,德奧通航又不停地融資。僅2014年度和2015年度就兩次發起配股,期間多次質押股份融資。截至2016年11月,梧桐翔宇的股份質押比例已占其所持德奧通航股份總數的95.97%。

第二步,通過定增、貸款等融資手段獲得更多的發展資金,去炒作更多的概念

當然了,融到的錢也可以通過資本騰挪轉為己所用。比如,在建立雙主業的初期,德奧通航發布了很多定增項目,也密集收購了很多家公司。在國內的公司大家還比較知根知底,國外的公司就比較難以查實了。不過還是有媒體發現,德奧通航投資了歐洲一家叫Rotorfly的直升機制造公司,而梧桐資本擁有Rotorfly公司99.99%的股權。在德奧通航2016年3月的定增公告中,計劃募集47億元資金,其中很大部分是用來購買此資產。

第三步,也是最后的終極大招——退出或者賣殼

不過,這也許是自愿的,也許是出于無奈。

想當年,德奧通航的原股東們就欣然地把殼賣掉了。在大賺一筆的同時,原第一大股東簡偉文也看準了德隆的運作潛力,保留了一些股份。

在2015年一季度,公司股價連續漲停,一度達到60元,比2013年買殼時候的價格上漲了10倍。根據公開資料,簡偉文在2015年2月9日、3月11日、3月23日分別做了減持,3筆交易下來,簡偉文把其在公司剩余的股份全部清倉。按照簡偉文3700萬股左右的持股數量,僅僅計算54元的差價,這筆跨度為2年的交易就賺取了20億元。恐怕簡老板要不禁感嘆,炒股票就是比做實業來錢快啊!

此外, 2016年12月16日,由于梧桐投資和梧桐翔宇的部分股權轉讓給了華亞博納和北京瀚盈,德隆系新兵宋亮作為這兩家的實控人走入公眾視野。宋亮間接擁有梧桐翔宇55.76%的表決權,進而成為德奧通航的實際控制人。張佳運等先期入主者得以全身而退。

不過宋亮就沒有那么幸運了。因為德奧通航不久后遇到了大環境的急劇變化和資金上的問題。他后面又是聯姻珍愛網,又是看好無人機,其實都是在積極尋找機會:一方面試圖繼續炒高股價,一方面也是在尋找買殼人。

4

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圈錢術是怎么失靈的?

德隆系的圈錢術看起來很巧妙,但最大弱點是——故事終究是故事,成不了現實,也就毫無意義。

德奧通航的雙主業故事最后就嚴重歪曲了它本該正常的發展軌跡。通航領域是一個燒錢的行業,需要大量資金投入,盈利周期也較長。在德奧通航推行雙主業的幾年中,通用航空業務嚴重依賴政府補貼,業績貢獻率不足6%。

但是,它卻消耗了大量資金投入,拖累了上市公司的業績,使德奧通航后期資金吃緊,部分銀行及金融機構債務違約問題嚴重。2018年,德奧通航的雙主業故事迫不得已走向終結。

此外,政策風向的變化也嚴重影響著故事的走向。2017年開始,監管對上市公司并購重組收緊,再融資新規出臺,各類“講故事”的重組都受到持續的監管高壓,造成德隆系所擅長的股價運作套路在市場上屢次失效。比如,2016年初,德奧通航曾發起過一次定增,目的是將公司的控制權轉手給德隆系的另外一家公司。但最后因觸碰監管紅線被叫停,轉手計劃暫時擱淺。

還有很多的并購故事剛開個頭,就已經被迫講不下去了,為了講故事而籌措的資金自然也面臨虧損。不少跟德隆綁在一起的債權人都虧了,德隆自己資金壓力也比較大。

而故事講不下去,最大的損失還是股價。

2013—2018年,德奧通航的年凈利潤分別是2007萬、3181萬、-2165萬、514萬、-5.13億、-1.72億,業績越來越差。這讓投資者對其信心大失。再加上德奧通航的任性并購,成了A股里的釘子戶,“一年停牌兩次,每次停牌半年”。投資者對其信任度和忍耐度快速下滑。到了后期,每次德奧通航因重大事項停牌再復牌后,往往迎來的都是股價的大幅下跌。

然后,銀行貸款逾期、董事長辭職、控股股東持股被凍結等負面事件又層出不窮……

2015年牛市中,公司市值最高曾達到164億。跌至2018年的31.7億,僅僅用了不到3年時間,就蒸發了130多億市值,只剩一個零頭。

一地雞毛

在德奧航空瘋狂追夢的那些年里,支撐著公司業績的其實還是最不被瞧上眼的小家電業務。比如,2018年電器設備業務收入為7.05億元,占總體營收的98.05%。

回首往昔,德奧通航2008年上市,上市當年營業收入7.28億元,凈利潤2169萬元。但是經過這番轟轟烈烈的轉型,德奧通航2018年的業績居然遠不如十年前,甚至淪落到要被退市的邊緣。這其中的心酸,又向誰訴說。

如今,德隆系還是沒能徹底全身而退,剩下的部隊還在德奧航空的軀殼中如困獸般掙扎。并購的故事是講不了了,只能乖乖回歸小家電主業。然而,縱觀現在的家電市場,早就不是當年的天地。

小家電市場每年都有很多新入局者,包括互聯網公司和外資公司,競爭越來越激烈。海爾美的就不說了,就連與德奧通航同年上市的九陽股份,也早已突破10億、20億的門檻,如今營業收入已經達到70多億。

而德奧通航已經進入一個困境,未來要翻身恐怕十分困難。

又一個故事講完了,伴隨著公司一地雞毛,股民的血本無歸。魔鬼總是能找到人性的弱點,去榨干你最后的一滴血。我們的系列報道還將繼續,這里面有我見猶憐的“干將”,有萬劫不復的“大佬”,希望幫助無辜的人們擦亮眼睛,讓魅影無處遁形。

下集將繼續為您講述德隆的故事,敬請期待!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大小单双推算